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眠的路灯

笔下春秋谁省得?书生意气有来人!

 
 
 

日志

 
 

一声“老师”,一生重托!  

2016-04-05 11:53:34|  分类: 人生感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声“老师”,一生重托!
    

                                        作者:不眠的路灯

     
刚才回家的路上,又遇见了那位慈祥的老奶奶。她老人家和往常一样地停下来又称我一声“老师”问候我,令擦肩而过的我百感交集,思绪万千。
  
这位老奶奶是和我同村的一个老人家,已经六十多岁了,和我母亲的年龄差不多。她老人家丈夫早逝,她一个人含辛茹苦地把一堆儿女拉扯大。可能是儿子出生迟的缘故吧,她儿子去年才结婚,娶的是一个离过婚且带着孩子的媳妇。我十七年前给她老人家的儿子曾教过一年的初三化学。当时那孩子虽然脾气倔强,但是认理儿,多年来和我关系一直很好。可能主要是由于家道不旺的缘故吧,三十多岁的他去年才终于结婚。尽管我由于生活的忙乱没有从侧面打听过他娶的媳妇的价格,但是按照现在的惯例,估计价格也不菲。事后我得知他已经结婚的消息时,我很遗憾。如果当时我知道的话,我会很高兴地去给他贺喜的。尽管我囊中羞涩,尽管我身份卑微。但是最起码我可以给他一份力量,尽管这份力量很微弱,但是我相信他一定能够感觉得到。可是我不知道是由于什么原因,他当时并没有告知我。
     
这位老奶奶我在往返家校的途中经常碰到,她老人家总是停下匆忙的脚步微笑着亲切地称“老师”问候我,而且我总是从她老人家的目光里能读出对老师的尊敬和感恩,尽管她和我母亲年龄差不多,尽管我当时没有把她老人家的孩子培养成才,跳出农门。无功不受禄,面对这样的殊荣,我总是诚惶诚恐,忏悔不已。也曾不止一次地央求她老人家:“大娘,我和您儿子一样,您今后就不要再叫我‘老师’了,直接喊我姓名吧!万一不行的话,您喊我‘杨老师’也行啊,但是您千万不要再叫我‘老师’了,行吗?我真的承受不起啊……”没想到她老人家斩钉截铁地说:“老师啊,你咋能这样给我教呢?你是我娃娃的老师,我不叫你‘老师’再叫啥?再叫啥我也叫不出来啊……”狼狈不堪、无地自容的我马上落慌而逃。感觉到她老人家远去后,泪眼朦胧的我禁不住转身伫立回望,直到她老人家孤单的背影慢慢消失在滚滚的人流或冷清的街头。然后,我使劲擦断眼泪线,抽出浑身的力气抬起头,提着手中沉淀淀的学生作业本,向回家的方向迈开坚定的脚步。
     
蓦然回首,才疏学浅的我已经在三尺讲台上混过了二十个春秋。尽管也曾得到过不少学生和家长的赞许和鼓励,但是我清楚地知道自己是个不称职的教师。一是自己不是师范专业毕业,在多年的教育教学中总感捉襟见肘,力不从心。更为悲哀的是,物欲横流的尘风吹旺了世俗的灯,挣扎纠结的我也一直在不断日夜摇摆,误人子弟的事便层出不穷了。每当看到我昔日无忧无虑、活泼可爱的学生们一个个在生活的重压下变得沧桑木然时,我总是心如刀绞。尽管当时溃坝的泪水在往心里奔流,但是我还是强装笑脸,鼓励他们要自信而顽强地前行。更令我夜不能寐的是,像那个老奶奶一样的声音和目光总是把我不断围困。
     
曾经听说过类似这样的一句话: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一双眼睛和我一同哭泣,我负重前行的脚步就没有理由选择停止!
     
一声“老师”,一生重托!
                               
2016.04.02

搜索

复制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