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眠的路灯

笔下春秋谁省得?书生意气有来人!

 
 
 

日志

 
 

字字其实都是泪,卅天艰辛与谁说?  

2010-06-16 19:20:27|  分类: 人生感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字字其实都是泪,卅天艰辛与谁说?

——我这一个月的写作生活回顾

 

不眠的路灯

 

五月十七日夜,不料已经去逝多年的老父亲再次进入了我的梦乡。当我忽然从梦中惊醒时,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顿觉忏悔之情难抑。于是次日清晨关门闭户,提起已高阁多年的拙笔,奋笔疾书,信然写成《爸爸,请让我在梦中拥抱您的悲伤》一文。全文近八千字。为了便于修改,我在课余挤时间迅速将文稿输入电脑。其实,与其说是迅速,不如说是艰辛。因为我没有个人电脑,教学任务又很重,学校的电脑使用起来又非常不方便,而我也只会用搜狗输入法输入,打字速度非常慢。所以经常废寝忘食,熬到深夜。

随后的十多个日日夜夜里,文稿总在我脑海中激荡,我昼不能休,夜无法眠。除了上课外,我总是眼瞅文稿不放。甚至吃饭时也是右手提筷子,左手执文稿,连饭吃到哪儿去了都不知道。

文稿初定后,不知天高地厚的我托人将电子文稿冒昧地发送给了远在珠海的张中定老师。说起张中定老师,早在一九八八年我上初中时就通过《第三只眼睛》知道了他。不过当时我学识浅薄,无法读懂他的诗。但已出版诗集的他却成了我心中崇拜的文学偶像,成了我们当地的文化名人。一九九一年,我在县一中读书。一个中午,忽然听说张中定老师来我校,并且应赵文渊老师之邀与我校爱好文学的学生座谈。我有幸现场倾听了他的教导。他的“作为文学爱好者,必须多情,必须对花开花落有所感触。否则,是搞不好文学写作的……”的教导令我至今难忘。幸运的是,就在我写作《爸爸,请让我在梦中拥抱您的悲伤》一文前不久,我无意中通过他的兄长见到了他主编的《珠海传媒》2010年度第1期,在它上面我知道了他的联系方式。文稿初定定时,因为我不会发送电子邮件,曾几次托人发送,好不容易才将文稿给张中定老师发出。他能否收到,能否得到斧正,我不敢抱多大的奢望。

文稿发出后的第三天下午,我在学校教导处的电脑上胡乱捣弄时,突然打开了我的QQ邮箱。我才发现张中定老师就在收到我文稿后的第二天中午,牺牲了他难得的休息时间,提前仔细修改了我的文稿。不仅已经将修改稿发回,而且给我写了一封言辞恳切的信。在信中,他不仅谦虚地指出了文稿的错误和不妥之处,而且谆谆教导我﹑鼓励我﹑关爱我,使我倍受鼓舞和鞭策。同时,他的教诲也将让我受益终生。

在此期间,我将打印出的文稿请学校的几位挚友审阅。他们认真阅读,字斟句酌,反复与我面谈商讨,多次到深夜。他们诚恳地提出了许多宝贵的意见,也给了我有力的鼓励,对他们的辛勤付出我深表敬意和感激,我也顿觉将该文草稿发送给张中定老师的草率与不敬。我只能将这份歉意埋藏在心底,同时也默默地恳求张老师的原谅。在挚友审阅该文稿的过程中,不少学生也传阅了该文文稿,他们深受感动和教诲的同时,也给我的写作给予了难得的激励。以上这些,将促使我将该文的修改继续坚持下去,因为这原本是我写给父亲的一篇文章,同时也将是对他们辛勤付出的一份答谢。

十天后,我将该文初定稿打印出,再次发送给张中定老师审阅﹑请挚友和学生审阅。在此之前,挚友帮我申请了QQ号码,开通了QQ空间。随后我把该文稿发表在了我的QQ空间日志里。好友阅读后纷纷留下感言。其中“西垂清风”(网名)读后立即建议将该文发表在他的个人博客里,“让更多的人读到”。不少学生获悉后,想方设法通过手机﹑网吧电脑等途径竞相阅读,读后都热泪潸潸,深受教育。目前,该文还在等待进一步的修改当中。

紧接着,在我和同事胸中澎湃多年的我们教师的呐喊声开始诉诸我的笔端。次日,《徘徊在爱与痛的边缘——一位贫困农村教师的呐喊》见诸我的QQ空间。

在其后的课堂上,当我讲完课学生做作业时,我即兴创作了寓言《地主与杂草》。初稿也迅速上了我的 QQ空间。

在随后的一次午饭前,我顾不上给爱人帮忙做饭,修改了以前所串改的《教书的人》的歌词,晚上发表在了我的QQ空间。

在这个过程中,我搜集到了我上大学期间挚友推荐给我的两篇美文《拥有沉默》和《我心依旧》。我私下借了微机室的钥匙,夜以继日地输入电脑,随后也发表在我的QQ空间。遗憾的是,现在我无法查询到这两篇文章的作者,我只能以“转记”二字在文章题目前作以标记,以深表谢意和歉意。与此同时,我也通过各种途径打听加入“我们红河人自己的网站”——“写意红河故里”公众博客的途径和申请个人博客的相关事宜。目的是想让我的忏悔警醒他人,同时也放飞我写作的梦想。

此后的一个中午,我借机托挚友给我申请了个人博客。同时我也将我的网名昵称由“压伤的芦苇”改为“不眠的路灯”。我想在互联网这个开放而自由的平台上吐露我们的心声,把我多年夜以继日的所见﹑所想、所思与更多的人交流。

随后,我突发狂想,萌生了给“写意红河故里”公众博客提建议的念头。虽然我由于没有条件上网,对“写意红河故里”公众博客不甚了解,只是偶尔浏览过部分网页,但是直觉告诉我,在为我们红河的下一代健康成长提供强大的智力和思想支持方面,“写意红河故里”公众博客还有需要改进和提高的空间。趁热打铁,在晚饭前我信笔写成《用我们的心托起下一代红河人——致“写意红河故里”各位博友的公开信》。在这封公开信中,我建议道:“我想通过我们的努力,让‘我们红河人自己的网站’(家乡人的心声和期盼)——‘写意红河故里’博客在我们下一代的健康成长过程中提供强大的智力和思想支持,渗入红河人不屈的骨髓。同时,也让‘我们红河人自己的网站’——‘写意红河故里’博客成为外部世界观察红河人﹑探寻红河人﹑解读红河人的窗口。这也是我们对逝去的英灵的一份交代。我坚信:我们英灵的先祖既然能够创造昔日的辉煌,不屈的我们也一定能够散发后世的荣光!让我们马上携起手来,托起红河人明天的朝阳!我想,我们的目标能够达到,也一定能够达到!”晚饭后,在还未联网的微机室,我将文稿输入电脑,借机连夜发表在我的QQ空间和个人博客里。同时我也将该文稿发送给了张中定老师。

次日中午,我又借机打开了“写意红河故里”公众博客网页,按照远方朋友的指导申请加入“写意红河故里”公众博客博友。不知是否已经申请成功,我至今无从知晓。因为我没有运用电脑上网的条件。尽管我一有时间就试着通过手机登录QQ邮箱和博客邮箱,但是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未能打开任何一个邮箱。

在以上写作过程中,红河学区主办了庆祝“六·一”运动会。历时三天的运动会中,由于种种原因,我只拍摄了开幕式和闭幕式的照片。尽管骄阳似火,但是童心未泯的我总是台前幕后紧盯不放。原因之一是,我想把这些珍贵的照片留给幼小天真的孩子。因为当初的我没有条件、也没有人给我们留下这些,总觉很遗憾。再者,为了这次活动,不少天真可爱的小学生起早贪黑﹑忍饥挨晒,训练了将近一个月,不少孩子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实属不易和难得。原因之二是,我想把这些照片想办法上传到网上,编辑后展示给外人,用我心托起大山的孩子走向外面的世界,利用我的QQ空间和个人博客这个小小的支点撬起红河的朝阳。遗憾的是,还是由于上网不便﹑时间紧张等原因,近一半的照片还在我的相机里苦苦等待,传上去的那些照片也在等待我的处理和编辑。它们就像一大群嗷嗷待哺的婴儿,昼夜呼唤着我。同时,我冥冥之中也感觉到红河的那么多孩子和父老乡亲热切期待的眼神总在催促着我。每当想起这些,我总是分秒必争、彻夜难眠。每当想起这些,我这么多天里所受的误解﹑热讽﹑委屈便统统烟消云散。

这几天,我想自购一台笔记本电脑,无线上网(有线上网对经常流动的我来说不实用)。早点处理以上业务后,我很想捡回多年散失在岁月里的我心灵的碎片,拼凑起当初天真烂漫、意气风发的我,也将我胸中翻滚和压抑多年的思潮诉诸网络。遗憾的是,业内人士告诉我,我们这儿无线上网网速太慢,有可能随时掉线,几乎不能用!

 

回顾这一个月来的日日夜夜﹑分分秒秒,我百感交集,思潮翻滚。真没有想到已逝多年的老父亲的再次入梦所唤醒的我灵魂的忏悔之泪,像地壳中酝酿多年的岩浆一般,激起了我灵魂里压抑已久的火山,一发而不可收。先是忏悔之情在我灵魂深处昼夜不停的翻江倒海,后是庆祝“六·一”活动拍摄过程中的激情驱使,再是作品发表在QQ空间后学生的激励,又是被扭曲的灵魂得到舒展后的狂躁。所有这一切,激励着我时刻分秒必争,鞭策着我一路风雨兼程、负重前行。其间,领导的误解﹑同事的热嘲﹑家人的不解总伴随在我的左右,曾令我萌发过退缩的念头。也是在这个过程中,因一次没有推脱掉的朋友聚会,我喝得酩酊大醉。其起因是,有一对夫妇,均是我小学时的同学。在一个偶然的凌晨,他们突然在我的QQ空间发现了我写的《爸爸,请让我在梦中拥抱您的悲伤》一文。他们夫妇一起好奇地阅读完后,彻夜未眠。次日恰逢好友相聚,其间谈起我的文章,不禁产生共鸣,遂邀我前去促膝面谈。我去后,因为相互多年从未在一起座谈过,更因该文所引起的心灵的共鸣,酒兴骤起。待不甚酒力的我突然意识到时,我已开始东摇西摆。我中途退出,摸回宿舍,独自一人倒在床头。不久便呕吐不止。爱人开会回来后,我将满腹的苦水和着泪水一泻而下,对着爱人和挚友宣泄了一通。

说起爱人,她幼年丧父,命运多舛。在那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年代里,母亲四处乞讨,把她们姊妹六个拉扯大。孤儿寡母的岁月里,她们饱经世态炎凉。尽管她现在已经大学毕业多年,但是苦难岁月留给她心灵的创伤总是她人格中很难弥合的缺口。她虽心地善良,遇事却固执。和我结婚十年来,虽经我耳濡目染、潜移默化,但是她秉性难改。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在我这一个月的写作过程中,她要么默不作声,要么怒发冲冠,导致体力和精力严重透支的我食不甘味,身心俱疲。不过我深知,在她这一切的背后所蕴藏的是一颗关爱我、支持我的心。但是她也许很难懂得我灵魂深处的意气和隐痛。除了她经常操持家务、很少阅读人文书籍,人文素养有限的原因外,更重要的原因是,我灵魂的脚步她不曾切身走过。

次日凌晨,瘫软在床的我在晕晕呼呼中给自己的灵魂请了一天假,忽眠忽醒地休眠了一天。随后,我将我的网名由“寻梦天使”改成了“压伤的芦苇”。

前几天的九年级毕业生座谈会上,我以一首刘和刚演唱的《父亲》和一首郑智化演唱的《沉默羔羊》吐露了我的心声 :

“当别人误解我的时候,

  我总是沉默,

  沉默对我来说其实是一种反驳。

  当世界遗忘我的时候,

  我一个人过,

  幸福对我来说其实是一种传说。

  当敌人越来越多,

  朋友都离开我;

  当爱情变成一种负担却无法解脱。

  我不是沉默的羔羊,

  我有话要讲。

  给我一点酒,

  让我有勇气,

  向你吐露我的悲伤。

  我不是沉默的羔羊,

  我也有梦想,

  当明天太阳升起,

  照在我的脸上,

  我一样会散发光芒。”

 

此时,在我身旁熟睡的女儿忽然翻过身来,双手压住了我的文稿。我放下笔,小心翼翼地把女儿安顿好,给她盖上了被蹬开的被子。爱人也在疼痛中辗转身,埋怨道:“我的身体又不舒服……”。我敷衍说:“会慢慢好起来的。”隔壁的老母亲突然喊道:“都深更半夜了,还不睡!明天早上走地里(干农活的意思)时又起不来了……”我马上收拾了文稿,熄灭了灯。对面屋里住的哥哥的哮喘病又犯了,咳嗽声不断传来。我望着窗外的黑夜,点燃了一支烟。突然发觉嘀嗒的钟声已经敲响二0一0年的端午节。

我想,五天后的父亲节那天,我将把我这个月来所有的拙作尤其是那篇我的忏悔之文恭恭敬敬地呈送给生性坚韧不屈的九泉之下的父亲……

                                                                                                    ( 二0一0年端午节前夜写于家中炕头)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